爆笑的校园传说:贼幸福 分节阅读 7(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抽筋;为防止再有mm来骚扰他,他甚至把手机卡也给掰了。哎!为了在我面前证明自己不是火坑,阿星真可谓是煞费苦心啊!我都差点被阿星的痴心给感动了。但谁知道阿星这次的痴情又能保持几秒钟呢?
阿星说:“刘山峰,你也太看不起人了。”说完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转身离开了寝室。
其实并非是我铁石心肠,阿星和陈洁无论从相貌还是身高上都挺般配的,也算是“豺狼女貌”吧!要不是阿星那么滥情我还真想帮他这个忙。但如果我真的帮了他这个忙,不等于让陈洁飞蛾扑火嘛!不能帮、不能帮、绝对不能帮……
半个钟头后,阿牛回到寝室翻箱倒柜地找东西,并向我询问他刚才落在桌子上的手机卡哪里去了?
我恍然大悟,说道:“啊?那是你的手机卡啊。刚才我看见阿星把它给掰了。”
阿牛听后赫然动怒,说道:“啊?他给掰了!他凭什么掰啊?那是我向别人借来的单向收费的手机卡啊。一会儿就得还给人家,这可怎么向别人交代啊?死阿星,他去哪了?我要弄死他!”
我说:“他匆匆走了,也没说去哪儿。对了阿牛,一会儿阿星回来你可千万别说是我告诉你的啊。”
阿牛说:“行,阿星要是问我我就说不是刘山峰说的。”
嗯?此地无银啊……
过了一会儿,一哥们儿果真来向阿牛要手机卡了,得知阿牛把他的手机卡给弄碎了以后他脸色突变并开始埋怨起阿牛来。阿牛连连说着对不起,并表示给那哥们儿重新办张卡,这才摆平了此事。阿牛越想越生气,越生气越想。阿星凭什么掰我的手机卡,怎么不掰自己的呢?阿牛想要找阿星算帐,但此刻的阿星早已经不知所踪了,于是乎阿牛就把阿星衣服兜里的能掰的卡全给掰了。什么银行卡啊、200卡啊、ic卡ip卡iq卡啊。(刘德华:没有iq卡,iq是智商。)
ic卡!“等会儿,那ic卡是阿星向我借的。等一下再掰。”此刻,声速远没有阿牛手指的速度快,我的ic卡就这样被掰成了四半。我说道:“阿牛,你手怎么那么快啊,你赔给我。”当然,阿牛是死活都不会陪的,于是我和阿牛掐了起来。结果我没掐过他,555555555……
就在这时占山回来了,说了一句话,阿牛差点没被气死。占山说:“阿牛,我刚才收拾桌子的时候捡了一张手机卡,怕弄丢了就给收了起来,你看是谁的,是你的吗?”
阿牛倒!不用看了,阿牛这回惹祸了。
晚上,阿星一身酒气晃晃悠悠地回到寝室,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并用两根指头指着王占山说道:“刘山峰,你太不够哥们儿了。我对陈洁是真心的,你为什么就不能帮帮我呢?”
啊?阿星居然把占山当成我了,这酒喝的,眼神咋还不好使了呢!不过也挺有意思,得逗他一下。王占山刚要告知阿星他不是刘山峰,还没有开口就被我把话抢了过来。“是啊!刘山峰也太不讲究了。要是我,我就狠狠地抽他一顿。”
阿星听到我的话情绪更激动了,已经开始摩拳擦掌了。他说:“我长这么大都没有遇见一个像陈洁这样豪爽正直的女孩子,难道我就不可能认真一次吗?你也太看不起人了吧!”
我对着占山说:“是呀!你也太看不起人了吧。一个寝室的兄弟,这点小事你都不帮忙。真是气死我了,要是我,我就往死里打刘山峰。”
阿星终于忍无可忍,晃晃荡荡地站了起来,向占山走去。占山向后退了两步,摆着手说道:“阿星,我不是山峰,我是占山啊!他才是刘山峰,有仇找他报啊。”说完指了指我。
阿星一愣,如梦方醒,说道:“对呀!他不是占山吗?你才是刘山峰啊。”说着阿星向我走了过来。之后我确认到他的确是往死里打的,555……哎!作茧自缚啊!
为了防止自己成为伤残人士,为了阻止阿星毁灭一位国家栋梁之才,我只好答应阿星的要求,帮他和陈洁创造机会。阿星听完欣然一笑,躺在床上醉死过去。
第二天,阿星发现自己的银行卡、ip卡、200卡都被掰成了两半,便问阿牛这是怎么回事,阿牛说是因为阿星喝醉了,自己一气之下就给掰了。
阿星拍拍脑袋说:“哎!看来我真是没少喝啊,我都不记得啦。”
我倒!这种鬼话阿星都能信。服了他!
第20节:第十章:为朋友插美女两刀
第十章:为朋友插美女两刀
阿星这个卑鄙的小人,整天拿着望远镜偷窥陈洁的寝室。阿星反驳道:“我倒是想偷窥,我也得窥得到啊。她们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我又没长透视眼。”
什么都看不到还看,那就更卑鄙了。我问:“那你看什么?”
阿星说:“我是在找一种心理安慰,偶尔能看见她的身影出现在窗帘上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问:“你能知道哪个影子是她的吗?”
阿星说:“我再说一遍,我是在找一种心理安慰,你干嘛和我较真啊?对了,刘山峰,你不是说要帮我吗?”
“我说过吗?我有说过这样的话吗?我怎么不记得了。”我反问道。
阿星说:“你当然说过了!那天我喝了很多酒,晚上回来时你说你会帮我创造机会的,你忘了吗?”
我说:“是呀!那天你喝多了,所以我说的都是醉话,当不得真的。”
阿星说:“不对呀!是我喝醉了,你又没醉。”
我说:“你醉了,我估计你也听不见就随便敷衍了几句。”
阿星说:“刘山峰,我早就知道你是这种人了。”说完此话阿星转身欲离开。我一把拽住阿星,忙说:“阿星,刚才是和你开玩笑呢。我这就打电话约陈洁出来,真拿你没办法!”
下午和陈洁约好了在学校外面的一家饭馆见面。差55分钟4点的时候,陈洁轻盈地走了进来,看来今天她的心情不错嘛。陈洁走近一看阿星也在,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转身要走。还好我的面子够大,陈洁在我的劝说下勉强地坐了下来。但眼睛却狠狠地盯着阿星。阿星不敢看陈洁,低着头显得很狼狈。我突然感觉古人云过的那句——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真是很有道理。阿星肯向一个女生如此委曲求全,陈洁还是第一人。
我有点被阿星的反常行为打动了,于是我决定昧着良心替阿星说几句好话:“陈洁,其实那天的事都是个误会而已,是因为那天我们打赌看谁能让你发怒,结果阿星赢了。”
陈洁将信将疑地问道:“真的吗?”
我说:“是真的,不信你问阿星。”
阿星马上接道:“是!是真的。”
陈洁说:“那好吧!我就看在刘山峰的面子上原谅你了。不过下次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不然我那些姐妹也不会饶了你的。”
阿星一听陈洁说原谅他了,马上来了精神,腰也挺直了,头也抬起来了。阿星说:“不,不会再有下次了。你肯原谅我真是太好了,来!咱们握个手吧。”阿星边说边把手伸了出来,而陈洁对此却无任何回应。为了不让局面尴尬,我灵机一动想出个好方法。我先是握了握阿星的手,然后把我的手递到了陈洁的面前,又和陈洁握了握手,说道:“这就相当于你们握过手了,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
陈洁一听这话忍不住笑出了声,阿星一看陈洁笑了他也傻笑着,但他的笑多少有些无奈。之后陈洁说自己对阿星这个名字并不陌生,说我经常在她面前提起他。阿星听后很高兴,问道:“是吗?山峰他都说我什么了?”
陈洁说:“他说你是一个很花心的人,身边有很多的女生;说你为朋友两肋插刀,为美女插兄弟两刀;还说你的座右铭是:美女如衣服,兄弟如手足;瞒着你手足,你穿了他衣服;为了不还他衣服,你剁了他手足。还说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